一切开始之前:2020年新年回忆

2010-2020
二十一世纪的十年代结束了。
窗外的焰火已然绽放,我却对2019年越发的不舍。虽然年代只是人类擅自划分的时间节点,但是每个整数的到来似乎对于每个人都有一些意义。所谓意义并不在于期望这个节点能改变自己或是社会,而是在庸碌的生活中猛然惊醒的那一刹那清明。每日驱动我们的习惯过于强大,让我们毫无思考的向前走去,正如黑夜里的行人,无所适从。跨年这个时间点,只是时间长河里的一个里程碑,让我们回望过去罢了。想想这十年,从上海世博会开始,以70年阅兵结束,唯一的感慨就是时光飞逝。对于我个人来说,这十年也是人生最重要的十年。日漫里最好的青春,大概也就是这十年了吧。一路走来,从小学到大学,梦想却从清晰变得模糊了。路越走越宽,越走越远,我却越来越不知道该走向何方。人生中前十二年的学习只是为了肤浅的大学通知书,而我真正走到了这里之后,剩下的只是一地鸡毛。我一直觉得大海象征着无穷的可能,但无序的航行却永远到不了彼岸。话虽如此,永远缩在港湾里,却是注定一事无成。新的一年,哪怕沉没于大海之中,我也决不能再碌碌无为了。真正的输家,是那些怕的要死,连尝试也不敢的人。
我知道这可能又是一些注定无法实现的理想,但希望我能不断地提醒自己吧。
新的一年,祝大家一切顺利。

2017年新年感言 VS 2022年新年感言

2017

2017年的第一天交了所有的申请材料
按下Submit 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毕竟这随便的文书和稀烂的成绩很难给人以安全感

过去的这一年,其实是相当的糟糕的
怠惰而散漫的一年 空虚而无助的一年
过去的一年里似乎也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来
日子仍然是灰暗的匆匆而过
厌烦了学习 却也对别的提不起兴趣 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尽管常说试着去变好 试着去改变
还是被现实抽了脸
唯一的愿望就是把这些留在2016吧 2017或许是个新的开始
亦或许只是无可救药的生活中的小小涟漪罢了
时间俨然也成了资源 被浪费便会心痛与后悔
然而还是止不住的挥霍
到底在逃避什么呢……

2017.1.1

2022

2021年结束了。
回望了一下这一年,和挣扎的去年相比,今年好像有了一些起色,又好像在原地踏步。毕业了之后,一方面发现了未曾设想的道路,另一方面却又历经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年中才决定Gap,用Sir Humphrey的话说,是一个十分“有魄力”的决定。一些考试不甚顺利,另一些却柳暗花明。一年又一年,如果说去年是一路向北的冬夜的话,我相信今年的年中我已然站在了北极点上——何方都是南方。

唯一要做的,就是坚持向前

前几年,我的年终总结一般都比较简短,总结一下今年的见闻和明年的展望。然而在2021年末,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交叉点,我唯一想到的是王阳明的名言: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祝愿朋友圈的各位新年快乐,也愿每个人在新的一年都能成为自己理想中的样子。


2022.1.1

题图于2017年摄于东京

Merry Christmas

久违的在周五下午有空能写点博客了,因为三个月的工作在今天也告一段落了。去年的圣诞在上海度过,今年的圣诞则和上海的工作做了告别。一年过去了,也是时候自省和总结一番了。这一年,我自己和世界都变化了太多,又可以说是没什么变化。毕竟透过现象看本质,而本质是很难改变的。在年终总结之前,先写一下简单的一篇短文吧。

工作的日常

很久没写东西了,今天只是趁闲把此时的想法记录一下,以供自己未来参考。如果有些词不达意的地方,还请各位读者谅解。先分享一首歌给大家吧。

YouTube, 你们懂的

最近在思考两个人的故事,暂且称他们A和B吧。其实如果是熟悉我的人应该猜的出来我说的是谁了。

A是我关注了两年多的游戏主播,不是一个很大的主播,大概有几万粉丝。A今年25岁,做Up主和主播大概有五年了吧。A最早是打L4D2,即求生之路2这款游戏的,水平相当高。A在2015-2018年打过多次国际赛,属于国内顶尖的半职业选手了。退役后基本就是上传一些求生解说视频,点击量大概也就几万吧。这样的点击量每月激励计划收入不过千元,实在是难以为继。2020年签约了B站成为职业主播,收入有了不小的提升,但也就是勉强糊口的水平。2020年底A的父亲去世了,作为家里的顶梁柱,A每天直播七八个小时外加剪视频,其身心的疲惫在他每天的直播里可以清晰的感触到。

A的三观很正,工作也努力,其游戏水平也可以看出来A是很聪明的人。但是A的生活不说多困难,至少也是挣扎的。

B,是一位29岁的程序员,从支付宝去了字节跳动,目前在日本享受人生,开宾利炒股票研究Bitcoin和Web3。B还曾经因为褒扬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被微博网友群嘲。到这里似乎说的有些明显了,有关注新闻的人大概已经猜到B的名字了。

但我这里不是要褒扬或贬损A、B中的任何一个人,我只是想讨论一种现象。

A、B的原生家庭相似,都是工薪家庭,大学也未有多大的本质性差别。我也可以说,他们的聪明程度应该是不相上下的,毕竟学习好的人很多,而电竞的专业选手真的不算多。问题就在于他们选择的赛道不同。电子竞技可以算是苦力活,想变强只有训练和研究战术,而互联网行业哪怕只要挑对了公司,按部就班的工作,四五年就财富自由了。选择,运气可能比实力更加重要的道理又一次被证明了。从这点上,也不难理解一些高回报行业的人气了,毕竟连穆斯林见到拜占庭的东正教牧首金币都眉开眼笑,现代的人见到绿纸,哪还管什么爱好理想。

互联网的魔力就在于点石成金的期望。信贷系统的发展起源于中世纪晚期的荷兰,而这套系统的本质就在于花未来的钱。传统行业哪怕发展再迅速,一年20%的增长已经是让人望其项背了,而互联网行业1000%的增速只是家常便饭而已。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凭空印了几万亿美元的现金给投资者,而拥有这种性质的互联网行业一下成了热钱最大的目的地。无数的财富神话就此诞生。从Facebook到Amazon,再到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凭借着全速开动的印钞机和不断昂首向上的股市,无数Coder的人生轨迹改变了。

所以,依靠互联网创造价值来消化印钞机的产能合适吗?

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Louis XIV,1643-1715)的三次战争——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英法七年战争耗资20亿里弗尔,以至于路易十四临死前告诫继承人路易十五(Louis XV):“尽量和邻国保持和平,我太喜欢战争了,不要在此和奢侈上效仿我。”他留给路易十五高达26亿里弗尔的财政负担。路易十六(Louis XVI)时,一场美国独立战争又花去20亿里弗尔,相当于1788年法国财政预算收入5.03亿里弗尔的4倍。而独立后的美国掉头就与英国和好,法国一无所获。1788年3月,政府的财政预算报告显示,当年财政收入为5.03亿里弗尔,支出6.29亿里弗尔,赤字1.26亿里弗尔。其中国债偿付支出高达3.18亿里弗尔,占财政收入的63.2%,占财政支出的50.6%。

1889年,当路易十六为挽救崩溃的财政,召开已经停摆175年的三级会议,等待路易十六的是法国民众忍无可忍的怒火——法国大革命。

Tiktok和快手在南美和巴西市场的大战,也不过如此吧。

那么当互联网公司赢得了战争之后,比如Facebook已经做到了EPS 3美元了,他们能创造新的价值吗?

是可以的,代价就是Be evil。ARPU和MAU,亦即每用户平均收入和月活用户数,是互联网公司的命脉。所以,越能吸引用户的内容,低俗,暴力,政治言论,越被平台所推崇。

上一个注重ARPU和MAU的是东印度公司,产品叫Opium。

所以正如英国皇家海军把军舰开进长江口保卫东印度公司的权利一样,美国商务部用美元和SWIFT系统保卫美国互联网和科技公司的权利。有意思的是,百年前的鸦片和今天互联网产品,主要生产者都是印度人和中国人。

当然,消费者变成了全世界的人民。

回到A与B的例子上,A在这个过程中,大概是云南被迫种鸦片的农民,而B则是香港的东印度公司买办。作为投资银行的职员,我会毫不犹豫的加仓科技股,但作为人,我觉得这个体制是美丽新世界的开始。

当然,智人作为一个种族,Homo Sapiens, 从走出东非的那一刻起,除了互相残杀,就是给别的种族带来灭绝。哪怕是美丽新世界,也是智人历史上最文明和进步的时代了。并且,历史的进程一旦开始,如同认知革命和农业革命,以及工业革命那样,就无法回头了。哪怕我们觉得以前的日子更好(很多人其实并不觉得,因为没有真正体验比较过),在这条单行道上,我们也只能一路向前。

我也只好希望,A能过的好点,而B和B的公司,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吧。

Wish us all good.

及び、メリクリスマス。